• 2007年03月27日

    逝去的年代 - [Readin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ttalks-logs/4869008.html

    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一场伟大的运动也不例外。我始终认为,1919年那场伟大的运动,虽然唤醒了民众的意识,但也造成了文化的断裂。最令人遗憾的地方是,中国人,从此抛弃了文言文。

    我一直猜测文言文存在的原因。也许早年竹简的书写不易,使得我们先祖们写字一定要精简再精简罢。不过,无论如何,几千年的积淀,想必应该不是垃圾。文言文进入了故纸堆之后,我们也就少缺了通向先祖们智慧深处的工具。今人和他们其实是生活在两个国度之中。中国文化,某种意义上讲,迷失了。

    幸运的是那帮生活在变革之中的人。他们既有对传统文化的浸淫,也享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生物学上讲杂交生产的良种概率极高,文化亦然。这帮人的存在,在历史上,我以为,只有春秋百家争鸣时代才可以与之比美。很明显的例子是,看看今人的翻译作品就知道了。真正的译品中的极品,只存在在那个年代。

    然而,这帮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是何其得不幸。左侧这本书是能让我边读边流泪直至泪流满面的书。他们心中跳动的信念,被某种力量生生地消灭了。很少有流派没有一两个传人,但他们的确属于这种少数。他们的灭亡,不是自然的,而是嘎然而止的。

    随之灭亡的,是他们的理想。今人很少再提起那些理想了,也许还存在在一些几乎没什么人阅读的学术著作中罢。

    很多人对高干子弟是有非议的。但站在这本书的意义上讲,我很感谢这位高干子弟。虽然有人抨击主编者是个“文化商人”,而非“学者”。但不管怎么说,这本书(包括整套黑马文丛),贺氏是有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权力是个好东东,看你怎么用。
    回复小妖女说:
    人们因权力而存在,但事实上,后者是前者一手炮制的
    2007-03-31 21:40:06
  • 回复slim说:
    所以然?
    2007-03-30 23:17:21
  • 应该说,我没有看过黑马丛书,但从OO的观点以及同房人的回复里看得出来,有些东西我也是具备的,哈哈。

    我很喜欢繁体字,记得在一个博友Crash-T那里看到过他用的一种台湾字体,我当时就欢喜的不得了,立刻多方追问,才将此字体用于自己的博中(原来的模版)。而前些日子亦特地下载了繁体字来写博。只是,现在大多数人不喜欢看繁体字,我也不得不过了几天瘾就作罢了。

    另外,大学毕业后的某年,在杭州的好又多量贩里,淘到了一套54期间新鸳鸯蝴蝶派丛书,或许是少有人买吧,以10元一斤的价格全套入手。那段时间就沉浸在那个氛围里面。当然,我并不是被那种“言情主打”的内容吸引,而更大程度上,是喜欢那种古味极浓的文字。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疯狂的喜欢上了古诗词,几乎每天必花一些时间学习作诗填词。



    我总是不能象OO那样有深刻的思想和感悟,也不能去作什么小小的研究,嘿,只能停留在简单的表面。不过,还是有一些共鸣吧,对于那个时代的一些东西。



    PS:买了票,准备离开,有点空余时间,上来看看:))
    回复月生说:
    好,等着看你的最后一篇上海行
    2007-03-27 23:26:39
  • 介于BUS规定内部人员及家属不得参与抢沙发活动,所以下面那位同学的沙发和板凳被取消资格!



    特此通知!



    BTW:沙发是我的!!!哈哈哈……
    回复月生说:
    这个政策是谁颁布的嗦?
    2007-03-27 23:26:08
  • 读《论自由》繁体版触发了和您第一个想法相同的念头,那些翻译极品只能在那个时候出现,不管是一句撒扬娜拉还是那一句梵婀玲,那些美,现代的词语总表达不了。

    现在港台似乎还可以窥见那个时代的影子的,而内地,“进步”得太快了。
    回复灼冰说:
    确然
    2007-03-27 23:25:53
  • 先坐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