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8月08日

    用户 互联网企业 广告模式 - [Article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ttalks-logs/3011579.html

    首先,我不得不承认洪波的确很牛。我前日写的“谁说互联网是免费的?”忽然从7日的6点开始,出现了大量的评论,我就知道这篇“天真”的日志被洪波摘了。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

    我一一回复每个评论。很开心的是,大多数的评论,都可以引起我的再思考。有些说法我接受,有些说法我依然是“多歧为贵,不取苟同”。金色葡萄的“承认现实,不要作道德评判,积极寻找对策。”,我同意最后一句,但前面两句我不能同意,特别是关于道德批判。我自己也是商业中人,我当然知道实务的重要。某种意义上讲,在Blogbus内部,我可能比老横还要“现实主义”。但埋头做事的同时,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略道德。虽然,这和我们眼前无关。我们是要适应环境,但并不是说,我们就不该有自己心灵最深处的信仰,和神话。

    关于“互联网是免费的”的争论,我看大抵上可以分为如下几个类比的人在那里争论。

    首先,是用户。用户的观点是明确的,当然是越便宜越好,最好免费。但在讨论这个意图之前,我想我必须先厘清“用户”这个概念的来龙去脉。

    早期,大陆是叫“受众”的,后来经过台湾的翻译,现在也有很多人使用这个概念“阅听人”。因为今天的大众传媒和大众的关系,不是单向的。后者在获取信息的同时,也有或多或少的主动权。所以“阅听人”比“受众”来得更为合理一些。但是,在互联网上,今天广泛使用的概念是:用户。因为,在互联网上,不是阅和听那么简单,还有说和写。email也好,IM也好,blog也好,统统不能这样定义:大众是email、im、blog的“阅听人”。

    其次,是互联网组织(或者说互联网公司)。这些组织的观点是很复杂的。一方面,它很希望能够通过收费服务来获取利益,一方面,它也希望通过免费服务来击败对手抢夺市场份额。大的组织希望通过免费来击败(收购)小组织从而树立起行业壁垒(今天的新浪等三大门户,在内容服务上事实已经确立了行业壁垒),小的组织也希望通过免费策略来争夺原来大的组织就已经占据的市场。我个人由于是BSP中人,因此,虽然我内心深处充满了收费的渴望,但我同样也不否认这样的战略:试图通过免费来夺得市场份额。

    第三,基于“阅听人”和“传媒”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很早就确立了下来,我称之为“广告模式”:媒体通过向阅听人提供免费的信息从而获得广告主的青睐。这个商业模式并不是天然就诞生了的。在早期,大众有获取信息的需要,但同时也不能负担高额的购买费用。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对于一个社会,大众有权利知道这个社会究竟发生了什么(新闻,天然就是免费的,这是一种人权,不是商业)。传媒的诞生,和广告的诞生,并不是同一天发生的。我们要搞清楚的是,是一个社会的需要决定了广告这个商业模式成为了传媒的最主流最根本的商业模式。

    在厘清这三个小小的概念之后,我们就必须质问这样一个问题:互联网是不是传媒?互联网企业是一个商业组织,但我以为,未必都是传媒组织。我就不承认一个提供电子邮箱服务的互联网企业是传媒组织。总体说来,互联网企业被分为信息提供类和功能提供类。前者,才可以被认为是真正的传媒组织。

    传媒组织依赖的商业模式是有别于其它商业的,甚至可以说,非常特别。一般说来,商业都是买卖双方。即使有第三方、第四方介入,也通常是买卖壁垒分明。但是,广告模式却很奇怪。这里有个买主:广告商;也有个卖主:传媒组织;更有个第三人:阅听人。更诡异的是,这个第三人是卖方制造出来的产品!

    更需要警惕的是,传媒被西方认为是“第四权力”,在中国也有“舆论监督”一说。当传媒的广告模式渗透到互联网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之时,我承认的是,对很多人有好处。但我也要警告的是,把互联网单纯看为一种传媒,用广告模式来支撑整个互联网是有极大风险的(虽然,网络上有些其它商业模式,但无论是短信还是什么所谓无限增值业务,到今天都不是主流,特别是二次确认之后。至于网游,我另外会讨论)。

    至于这个风险,续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