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5月29日

    规范性研究和解释性研究 - [Article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ttalks-logs/2567107.html

    搞学术研究,根据不同的情况,有很多种分类。比如,根据使用不同的方法,可以大致将研究归为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而根据不同的目的,可以大体上分为规范性研究和解释性研究。

    规范性研究,大致上就是要为研究对象设计出最后的标准来。很多管理学上的研究属于规范性研究。比如研究企业文化的,最后总要罗列出一些所谓“企业优秀文化”的标准。著名的从优秀到卓越和基业常青两本书,就属于企业文化的规范性研究的典型之作。

    解释性研究则不太一样。顾名思义,解释性研究是分析研究对象为什么是如此的。大部分的自然科学研究都属于这个范畴(甚至连社会科学都会使用大量的数学方法来解释)。比如说,古人(其实也不算太古)研究雨是怎么下的。很难去定义什么叫“好雨”或者“坏雨”的标准,你知道最后研究出:雨为什么会下,就可以了。

    东方人和西方人在这个上面是很有些区别的。西人比较侧重于解释性研究,因此西人的自然科学是挺发达的。而东方人呢?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读书的目的是修身齐家平天下,就相对而言更侧重规范性研究,即为某一样事物或者社会树立标准。

    今天和交大几个教授会面,在谈到时下的网络状况时,提到了web2.0的自媒体现象。其中有一位教授很自然地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下去,网络如何监管呢?

    这其实是很典型的规范性问题。如果想对时下的网络生态做一些研究,可以研究为什么会这样和这样下去会怎么样?也可以做另外一种研究,就是如何应对和规范时下的这个网络生态?前者属于解释(why),后者属于规范(how)。

    中国知识分子根深蒂固地就有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情怀。“关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只是不得志时陶渊明式的感叹罢了。东方学者们动不动就拿起规范性研究的武器,实在不是他们喜欢,而更多的只是下意识罢了。

    但其实,有很多东西,是丧失在规范性研究之下的,或者说,是拙劣的没有长远眼光的规范性研究之下的。因为研究是人做的,纯客观的研究是不可能的,那么,制定出来的规范,其有无意义或是否符合实际情况,是很可以打个大大的问号的。

    最近在看“明朝那些事”这个网络长篇的历史研究论文。文中的有一个观点(史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睿智如朱元璋这样的英雄人物,他认为他已经给他的子孙留下了足够的本钱来吃喝,因此制定了“不准出去工作”的规范。没想到,朱家王朝统治了两百多年,皇族不可尽数,很多龙子龙孙们,便在这条规范下,被活活饿死,殊为一叹!

    规范性研究是留给伟大的千年不遇的人做的,即使是马克思,还有很多研究今天看来并不符合实际情况。当然,也有人会说,我不去做,谁去做呢?人类社会总该是有规范的。

    呵呵,我比较渺小,不太想考虑世间的大问题大善恶。能够解释这些社会上的现象,已经殊为不易了,至于规范,算了,给伟人去做罢。

    回到那位教授的问题,我一时之下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实上,我是相当不考虑这个问题的,情急之下,说了句:可以考虑blog实名制啊。呵呵,商业利益使然,blog实名,对于BSP是有大大的好处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飞翔的安宁 2007年05月29日

    评论

  • 大哥,能否告诉我浸会传播学硕士入学条件如何?我QQ174212465



    主要是GPA要多少。。。
    回复jeffjarrett说:
    GPA照道理来说,你得3以上,但根据我的观察,似乎不是那么严格。你能交出毕业文凭来,大致就行了。另外,得有个英语成绩,实在不行,六级可以充数,运气好的话,它也收(但英语不好,你即使来了,读起来也很累)。但有一个比较重要,就是你有无工作经验,如果你在传媒干过两年,那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

    BTW,你今年9月入学已经来不及了,报名录取工作已经结束。但你可以考虑冬天来,也就是明年1月。浸会一年招两次。
    2006-06-04 15:06:34